民进党不允许滞鄂台胞就近从武汉返回 国台办发问


“严重败坏网络风气,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有很大危害,明显违反了《网络安全法》《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》等法律规定。”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谢永江,对于这种语音色情如此评价。

监管存在难题,有应用被下架后仍能通过链接下载

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晓薇律师认为,虽然法律并没有将“卖淫”行为扩大解释到“语音”“文字”“视频”等形式,但直接利用互联网,收取报酬进行网上暧昧,涉及未成年人的行为,其社会危害性不亚于传统的卖淫方式,因此也应该被禁止。

律师呼吁将“语音、文字、视频卖淫行为”入法

此外,在网络、语音色情过程中留下的录音、图片被不法分子售卖到色情网站上,一旦传播出来对受害人也是不小的打击。“这些记录一旦被不法分子所掌握,可能实施敲诈勒索,人身和财物都有可能受损害。”徐延轩说。科威特卫生部当地时间27日下午发布通告,确认境内新增17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。

语音暧昧生意:“女模”每天打卡,按小时领取底薪

“如果缺乏有效的监管措施,还是有很大的风险。”长期关注互联网行业的京师上海国际总部律师徐延轩说,这里面很可能涉及到未成年人保护的问题。“如果未成年人实施这种行为,不仅对身心造成影响,对方还可能利用掌握的内容对其威胁。”

记者了解到,在伴伴上,当用户选定一名女模时,需要同时向主持、厅主以及被选定的女模刷礼物。“我们可以提现,平台抽取一部分佣金,剩下的就是我们的。”晓庆说,用户想“带走”(私聊)她,需要刷50元的礼物,时间限制30分钟,但她只能拿到30多元。

一位监管层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对语音违法行为的监控现在还存在一定难度,主要是处理能力跟不上。“量大处理不过来,目前主要以APP运营方承担监管责任为主。”

3月30日,北约将在其比利时布鲁塞尔总部为北马其顿举行升旗仪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