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长拟任法院院长遭质疑:应有法学知识和从业经历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。

中午11点左右,我接到了可以在半小时后出发前往机场的电话。12点33分,我到达机场的同时收到从仁川国际机场检疫所发来的短信,明确告知我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阴性,但仍提醒我必须隔离14日等。到此为止,我终于可以走出机场回家啦。

10分钟车程后,我们到达了一个名为ORA的酒店。

工作人员问我,检查结束后怎么回家?我回答乘坐地铁。而后据告知,入境人员如有私家车接送,完成检测后可以直接乘车回家等待结果,在家隔离,但不可以乘坐公共交通,避免感染其他人。没有私家车的旅客,在机场登记后,会暂时安排一处隔离,等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查点“全副武装”的医生。

因为我有些许咳嗽症状,工作人员提示我去下一个检查口接受专业医生检查。其中一位医生看了我的材料,询问了咳嗽症状后说:“你从欧洲来,又有咳嗽症状,必须在机场再接受进一步详细检查”。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当时的巴黎,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,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。

△ “自我诊断”app界面截图,软件可选择中文显示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外,负责转运我们前往隔离点的大巴属于119车辆。